我們的廣告窗口為 ad@ainfomedia.com 歡迎來信詢問

Posts tagged as: 美食 back to homepage

泰國 – 華欣夜市(Chatchai Night Market)輕鬆Go 泰國 – 華欣夜市(Chatchai Night Market)輕鬆Go

華欣夜市(Chatchai Night Market)是個位於泰國華欣的傳統型夜市,整個華欣夜市雖然不是很大,但反正就是聚集著很多華欣的小吃、雜貨攤販,最厲害的是看到整隻龍蝦就直接在路邊烤來吃,感覺就很過癮。

而且這天來逛的時候,並不會感覺蚊蟲蒼蠅很多,整體還挺乾淨有秩序,甚至比在之前曼谷逛的夜市還要乾淨。

華欣夜市交通方式,包車前往最便利

因為等等我們還得回曼谷,而且還打算要去逛Cicada Market創意市集,所以也不能太晚來逛華欣夜市,我們大約黃昏5點左右抵達,天色沒暗,但是攤販都已經就定位,而且這時候太陽已經沒那麼熱,可以輕鬆逛享受夜市裡一籮筐的泰國美食。

夜市裡的攤販我覺得滿五花八門的,各種泰式小吃、生活雜貨、可愛紀念品等通通都有。推薦大家可以買雞肉串香蕉煎餅泰式炸雞等,都很美味又便宜,雖然朋友說華欣如今的物價也越來越高,但還是比其他旅遊勝地親切許多。

還有很多家感覺大型的海產店,門口都直接烤整隻大龍蝦,啊你說來華欣的生活是要不要這麼奢華啦 😆

衣服、包、鞋等和各種有泰國風的小物⋯⋯還滿多東西可以看,要買東西記得殺價!

整體來說我是覺得華欣夜市已經比較有觀光導向,看裡面一大堆歪國人就知道了,最後姐只買了本有大象的筆記本回家,就是很愛泰國這樣繽紛亮眼,又帶著當地味道的圖樣 😆

記得往巷子裡逛逛,我們原本只是打算抄近路到停車場找司機,卻發現原來一些小角落也都有擺攤,逛起來也是饒富趣味。

泰國華欣夜市並不大,走馬看花街頭逛到街尾大約30分鐘,但如果是喜歡挖寶慢慢逛,或是找間海產店坐下來點隻現烤大龍蝦⋯待上2~3小時也不誇張,把華欣夜市簡單分享,記得放進你的華欣必訪景點的口袋名單裡唷~

泰國華欣景點

華欣差財夜市 Chatchai Night Market
地址:Hua Hin District, Prachuap Khiri Khan
營業時間:PM17:00~半夜

每一個吃貨都該去樂山 每一個吃貨都該去樂山

中國很多城市的名字都很好聽。樂山,大概是要排進前十的。《醉翁亭記》裡說,“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僅簡單兩字,一種山水之美與閒適達觀的生活態度就躍然紙上。樂山是中國唯一擁有三處不同類型世界遺產的城市,樂山大佛、峨眉山、東風堰,山水、人文全佔齊,如何能不樂。

幾年前第一次去樂山,我醉心於峨眉金頂的雲海,驚嘆於青衣江畔的坐佛。而今年特意去樂山吃了兩天一夜後,我簡直要驚呼:這是什麼神仙城市,這麼美的風光,這麼深的歷史,還有這麼物美價廉的美食。

樂山美食的種類之多,花樣之繁,可以讓你吃幾天都不重樣;不吃辣的人,也完全不用擔心在樂山無法適應,這裡的口味對路人相當友好。這是一個當之無愧的“吃貨天堂”。

早餐時刻,讓海匯源的燒麥開啟一天的味覺之旅。這家上過《舌尖》的老店,如今是本地人和遊客都鍾愛的餐館。九點過到店時,店內人頭攢動,根本沒有空位。店面左邊的幾個蒸鍋上,一籠籠竹屜壘得像小山,蒸騰著茫茫白。燒麥阿姨手腳麻利,不定時就要揭開蒸籠蓋,澆花一般給燒麥灑水保持鮮度。人們排著隊,等待一籠美味被收入己懷。燒麥的皮很薄,咬起來韌勁十足,餡兒是肉和蔥沫混合,每一口都是滿足,若想解膩,秘製辣醬和醋是最佳伴侶。

吃過燒麥,走兩條街,去吃傳統紅糖餅。樂山所謂的“餅”,類似於成都的鍋盔,但是面皮更薄。一口大黑鍋的邊緣,整整齊齊碼著一圈餅,微微焦黃,中間撒著芝麻粒,看起來其貌不揚。可別心急,餅子咬開後,熱烘烘的紅糖熔岩一樣往外湧,味道香甜濃郁。這種醇濃的甜味,搭配白麵餅最是出彩和純粹。

甜如紅糖,香靠肥腸。四川人對肥腸的喜愛,恨不得用遍所有花樣去烹飪。肥腸咔餅就是對白麵餅的另一種演繹。

直徑不過10厘米的迷你竹屜裡,蒸的是咔餅的靈魂——粉蒸肥腸,一籠即是一碟,大米粗粉、蒜蓉、肥腸,被水分蒸個剔透濕潤,白面咖餅開一個口,拌上芹菜粒、大頭菜粒、辣椒油,往裡一塞,冒出的香氣已讓人垂涎三尺。餅的鬆軟,肥腸的鹹香,粉子的顆粒感,媲美名聲大噪的肉夾饃。豌豆肥腸湯和香酥肥腸,又是另一番風味,白淨的肥腸配清爽爽的湯,酥炸的肥腸包裹糯米,一個是小清新,一個是老酥脆,總有一款得人心。

肉食之後想解解膩,冰粉是不錯的選擇。隨著越來越多川式火鍋店開遍全國,冰粉這一甜品界清流迅速被人們所認識和喜愛。千好吃,萬好吃,都不如在樂山吃。兩天之內我連吃4家冰粉店,大概可以聊表我對這種甜品的喜愛。

串妹花式冰粉,是樂山最具人氣的小店,各種口味看得人眼花繚亂,而我選擇了丈母娘冰粉。所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可不能餓著,於是加入了最豐富的配料,香蕉、紅豆、醪糟、小湯圓、紅糖、糍粑、葡萄乾等等,興沖沖一大碗,糍粑外脆裡糯,跟醇香的紅糖是絕配。最讚的是冰粉本身,滑,軟,嫩,Q,晶瑩剔透,很是惹人愛。這種看起來非常仙氣的食物,卻是最尋常的街頭小吃。

如果想回歸自然原味,三鮮冰粉最為推薦,只加醪糟、銀耳、小湯圓為配料,仙白清美,素素淨淨的一碗。最讚的小湯圓,甜甜糯糯,清香不膩,咬在嘴裡,口感超好,嚼勁又不粘牙。

在已不知吃了第幾頓之後,我們終於開吃樂山的馳名美食——缽缽雞。同樣是上過《舌尖》的美食,卻不是獨一家美味,而是遍地開花,每個樂山人心中都有一家自己認為最好吃的店。不同於火鍋、串串、麻辣燙、冒菜這些“燙煮萬物紅紅火火”的美食,缽缽雞反其道而行之,以“冷”為特點。提前將各種葷菜素菜煮熟串好,晾涼之後,隨人自取,冷浸在經多種香料秘製的油湯裡。雞片、牛肉、掌中寶,蓮藕、海帶、鵪鶉蛋,不同食材在一鍋油湯裡萍水相逢,在辣椒油、芝麻、高湯中纏纏綿綿,共同粘裹了一身香艷。從此後,它們忘卻出身來處,只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缽缽雞。淋淋漓漓撈起來,入到口裡,香辣鮮美,餘味悠長。這種辣,不奪人,更像溫柔的撒嬌,香才是入魂的勁兒,回味又有清甜。

另一種能讓我安心坐在人來人往的街邊心無旁騖進食的美味,是油炸。相比於缽缽雞的冷串,油炸則是實實在在的熱串。比燒烤更脆嫩,比火鍋更入味,油炸串串是本次行程的驚喜所在。每一家油炸店的靈魂,都來自於老闆精心調製的滷油,還未進店就已聞到香味。做法看起來很簡單,食材串好,下鍋油炸,完事。

但不同於其他炸串,油炸的神奇之處在於,不管什麼食材,都能被炸到各自最璀璨的那個程度。雞皮的脆,牛肉的嫩,排骨的酥,土豆的綿,玉米甜而多汁。滾燙的食物,粘著海椒面,辣滋滋,香酥酥,讓人欲罷不能。當我咬下一口油炸蓮藕,這種脆嫩疊加香辣的口感,真的像中華小當家裡好吃到飛起的畫面,腦海裡翻起幸福的泡沫。一張小桌,一盤油炸,兩瓶峨眉雪,一頓令人心滿意足的宵夜就該如此。

若說讓我一口驚豔的美食,當數豆腐腦。印像中,無非一碗白淨的豆腐腦,加入或咸或甜的佐料。然而樂山的豆腐腦,卻比這豐富多了。以細嫩的豆花和爽滑的紅薯粉條為底,加上一大勺用骨頭高湯勾芡的噴香濃汁,輔料還有炸黃豆、大頭菜粒、辣椒油、香蔥芹菜末、粉蒸牛肉,熱熱鬧鬧一大碗。在這裡,豆花倒成了配角,香濃的湯汁才是主角。這些是我吃了之後才知道的,當我以一個小白的身份舀起一勺豆腐腦送入口中時,彷彿在嘴裡爆炸出一個小宇宙,同時,豆花、粉條、湯汁又是那麼柔嫩潤和,牛肉又是那麼香辣軟綿。難怪樂山人常說“今天天氣好,上街吃碗豆腐腦”,良辰與美食,都不能辜負。

而要說人人都愛的街頭小吃,蛋烘糕應毫無爭議。這種精巧的小食,常與童年回憶相伴。一個小推車,兩三個小火爐,爐子上是非常迷你、泛著銅亮的平底小鍋。一勺蛋麵糊,在鍋子裡旋轉、加熱,從粘稠的液體變成糕餅狀,蛋香味撲鼻而來。鍋子前,整整齊齊碼放著各種配料:肉鬆、奶油、白糖、果醬、芝麻、大頭菜、土豆絲、肉臊子、酸菜、青椒粒……鹹甜黨不起紛爭,很多人還會喜好甜料加咸料的神奇組合。用鑷子夾起,紙包住,半月形的蛋烘糕裡塞了滿滿的配料,盈盈一握,暖烘烘。

在不到兩天的時間裡,我們吃完上家去下家,3公里以內的路程都靠走路來消食,最後竟刷了23家小店。這還僅僅是小吃,像蹺腳牛肉、火鍋或川菜館這類店竟未踏足。飽食兩天,末了,歡歡喜喜地打包了九妹鳳爪和趙記甜皮鴨上高鐵。

我想起剛到樂山市區的那天,坐出租到入住的酒店,打開車門,一腳伸出去,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原來,街頭正有一家滷味店,大開爐灶燙煮著葷素食材,“樂山這麼香嗎?”每個城市都有自身性格,樂山在美食絕對值得一書。張公橋,東大街,還有散落在各條街巷中的市井美味,都延續著這座城市的美食傳奇。就像有遊客評價的,樂山好吃到什麼程度呢,“就算是景區門口那些騙遊客的店鋪都好好吃。”

後來知道,樂山的古名叫嘉州。嘉,美也。

符拉迪沃斯托克美食之旅 符拉迪沃斯托克美食之旅

出租車司機弗拉基米爾載著我一路狂奔,好像這個城市的道路從來不會限速一樣。面對我這樣一個獨自旅行的中國人,弗拉基米爾有些好奇,又保持了俄羅斯民族對陌生人的「虛偽」的克制。

得知我將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度過一個為期三天的短週末後,他問我為什麼不去郊區的「水晶虎宮殿」。那裡有合法的賭場和成人遊戲,旅行團大巴載著中國遊客一車車去往那裡,晝夜不分地消耗掉精彩絕倫的休息日時光。在時長3小時的BBC紀錄片《西蒙·里夫俄羅斯之旅》中,關於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故事只有13分鐘,對水晶虎宮殿賭場的美好展示就佔了4分半,使得這個段落看起來好像一條插播廣告。事實上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西蒙·里夫Simon Reeve確實沒有受到比在水晶虎宮殿更好的優待,在突如其來的警察的監控和阻撓之下,攝制組幾乎是被趕出了這座俄羅斯遠東重鎮,他們對於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浮光掠影的記錄,結束於西伯利亞大鐵路的滾滾車輪。

保守和開放在這座城市裡像兩條大河並行流淌,又在某個節點對撞融匯,意識形態帶來的謹小慎微形成一層堅硬的保護膜,在其歸屬從中國轉為俄羅斯之後,這層「硬膜」保證了跨越9個時區的龐大帝國對遠東地區薄弱的控制力。沒錯,如今這個城市所在的地方,自從清朝以來就被中國稱為海參崴,直到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的簽訂。剛剛經歷了鴉片戰爭慘敗的清王朝,無力再以任何手段保護與保存烏蘇里江以東地區,在上尉阿列克謝·捨夫納Alexey Shefner的指揮下,俄國軍事補給船所載的兵士在金角灣建立了一個名叫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前哨基地。

莫斯科從此開始向遠東積極輸入人口,但這一過程非常艱難。儘管政府慷慨承諾了土地私屬,但這裡長久以來仍然地廣人稀,俄羅斯人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找不到燉煮紅菜湯的材料,以及家裡那口大鐵鍋飄散出的味道。不過現在不同了,在以Pogranichnaya大道和Svetlanskaya大街交界處作為中心點的商業區里,有數不清的全球各地風味餐館,菜單和價格都足夠吸引人。

但我可不是衝著佔據旺角的奢侈昂貴的日料店來的,也不想惹一身冒著冬陰功湯味道的泰國式酸辣,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本土化的俄羅斯菜是我的唯一選擇——「家之味」,令人慶幸的是,它們都好吃極了。在巷子深處的Iz Brasserie餐廳,提供「一網打盡」的俄式美味,牛肉紅菜湯——被上海人稱為羅宋湯的俄羅斯美食代表——的選材一絲不苟,顏色鮮艷味道甜酸,搭配口感奇妙如同雞肝醬的牛肉末餡小麵包一同端上桌來。隨後上來的是狗魚魚籽,配切半的小鵪鶉蛋和香蔥,魚籽浸入鮮奶油中,並拌有非常細小的小過魚籽粒的洋蔥末,以期最大限度去除生魚籽的腥味。日本料理中會把魚籽做熟了上桌,例如著名的明太子,口味大多很咸。明太魚在遠東水域也有大量出產,相比明太魚籽的小和大馬哈魚籽的大來說,狗魚魚籽大小適中,顏色淺黃非紅,味道也更柔和,容易被接受。

一碗羅宋湯和一份魚籽的雙前菜已經令我的胃充實起來,但還是沒法不嘗試一下這家餐廳的經典主菜「三文魚餡餅」。三文魚最好的烹飪方法總歸是「無」——刺身,任何細微的動火的烤制哪怕是煙薰,都會令它黯然失色。然而俄羅斯人獨具創意地將大塊的三文魚肉填入面皮里塞進烤箱,外皮竟然酥脆又柔軟,魚肉竟然多汁又鮮嫩。看著我放肆地大嚼特嚼,女服務生滿意點頭,好像我是一個黃色皮膚的俄羅斯人。

在網紅餐廳Lozhki PloshkiPelmennaya中,俄羅斯水餃是主打。俄羅斯的餃子常常被誤解為黑暗料理,我認為這樣說的人純粹是因為不願跟人分享這種奇異美味。就算俄羅斯廚子喜歡以櫻桃入餡吧——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在美國還吃過臭芝士餡兒的餃子呢,那才叫黑暗,黑暗到天都要塌下來了。事實上俄羅斯餃子的餡料種類極其豐富頗具創意,形狀也變化諸多,有的像中國的餃子一樣,有的是四角的或者如雲吞般的小巧圓形。

餐廳Lozhki PloshkiPelmennaya中的餃子菜單足有兩頁之多,除了無論你喜歡不喜歡都應該嘗嘗的櫻桃餡之外,還有三文魚餡和魷魚餡的,它們可以非常人性化地拼成一盤「海鮮探索」組合售賣。相似的組合還有「西伯利亞肉食殺手」,選用的餡料是產自當地的牛肉和豬肉,「甜食套餐」包含黑加侖配羅勒以及烏拉爾蘋果與蔓越莓(櫻桃算得了什麼)。如果你對食物的寬容度足夠高,還可以嘗試一下兔丁、羊肉、火雞蘑菇或者餡料包含牛肚肉、大蒜、牛奶,搭配酸奶油的「奶奶手作款」,再點一瓶粉紅鮮艷的櫻桃啤酒,可愛得好像要融化了一切「粗魯」的俄式饕餮。餃子,是俄羅斯人到哪裡都念念不忘的「家的味道」。

暹粒油淋魚 暹粒油淋魚

在國外呆久了,就會忍不住想吃中餐,如魔咒般,每個人都難幸免,而我的抵抗期是7天。我有一次去英國參觀高校,學校中午盛情安排了午宴,說到底就是各種三明治加橙汁和紅茶,一群人站著,一手托著盤子,一首捏著三明治,燕麥的,白麵包的,夾蔬菜的,雞蛋的,各種,還要不停地寒暄。數天下來,三明治嘗了個遍,心就開始發慌,想吃中餐,口味越重的越好,最想念的是四川火鍋。倫敦唐人街里的中餐廳生意家家紅火,可能原因就在這。

我以為魔咒僅會發生在英國,畢竟英國菜的壞口碑遠播四方。可事實上不是,在其他地方也一樣,就算是在日本,飲食習慣和口味與中國接近,也有太多美味選擇,可壽司、壽喜鍋、燒烤、鰻魚飯……一樣樣吃下來,最後想吃的還是中國菜,比如來上一大盤麻婆豆腐拌飯。

這次,我去了柬埔寨,在忍不住尋找中國菜之前,我虔誠地,帶著體驗美味的心態去感受柬埔寨的美味。畢竟,美食是瞭解一座城市的捷徑之一,通過食物,你能夠發現當地風土人情,歷史變遷,以及地緣間、西方及現代化的種種影響。當然,包括我在內,許多人都分不清東南亞國家彼此之間菜的區別,你很難說清楚一道青木瓜色拉,在越南、泰國和柬埔寨之間的不同。但柬埔寨人就能,就像中國人能分辨出湘菜和川菜在使用辣椒和辣味上的區別。

吃膩了暹粒菜後,我開始嘗試暹粒的西餐。暹粒被法國殖民,法國菜在落地暹粒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我被暹粒的朋友帶去了一家酒吧街附近的法國餐廳。朋友並非暹粒當地人,因工作在此呆了半年,為了打發工作之余的枯燥生活,她看起來沒少往暹粒巷子深處鑽。要不然,她又怎麼會發現這家餐廳呢?

(餐廳是一座當地法式老房子,估計是法國殖民時期的建築)

(餐廳還帶了一個朗姆酒展示的空間,以說明朗姆酒釀造工藝)

餐廳是一座當地法式老房子,估計是法國殖民時期的建築,還帶著一個花園。外國客人都喜歡坐在花園裡用餐,對他們來說,旅遊是為了接近自然;中國客人多喜歡室內,遠離濕熱和蚊子,旅遊意味著享受。服務員送上餐單,一個俏皮的暹粒女生,說一口流利英文,她應該和我的朋友熟悉,一邊招待我們一邊和她寒暄。見到我,她就開始說她學中文的故事。

一會,餐廳經理也迎了出來,一個帥氣的法國年輕男子,說話時神情帶著一種嬌俏,我暗暗猜他的性取向,又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說話時自帶豐富表情是老外們自帶的天賦。我還認識幾個在國外生活多年的中國朋友,只要一說中文,臉部肌肉也會立刻舞動起來。他是店經理,舉止說話眉飛色舞也是職業所需,我一定是習慣了中國面癱服務員,才會不適應國外服務業的親切。

他問我們想吃什麼,我翻翻菜單也沒什麼主意,朋友建議讓chef來安排。我目光跟隨經理離開,見到餐廳里收銀台前掛著一幅畫,畫中兩個男子,一個是chef打扮,另一個分明就是店經理。這家餐廳看來是兩個人合開,所以找人畫了一幅畫像來表達這份合作的情誼。畫中兩人靠得很近,臉上的神情似乎也有些曖昧。我又忍不住浮想聯翩:說不定這家店就是一對同性情侶開的,為了躲避世俗的眼光,乾脆來暹粒避世生活。哎,暹粒真是老外的失落天堂呀,遠離現代文明帶來的俗世煩惱,又適合生活,而最大的麻煩比如生計問題,也容易解決——比如,開上一間餐廳。

為了理想,為了愛情,這真令人感動。我還陷在我的胡思亂想中,chef走了出來,一個高大健壯的法國年輕人,留著些許絡腮胡,他也非常可愛,相比店經理嬌俏的可愛,他的可愛更穩重,靦腆佔了主要成分。

(朗姆酒set)

他開始為我們安排晚餐的菜單,先是色拉和鵝肝醬配麵包,鵝肝醬裝在小小的玻璃瓶里,用刀匙挖取一些塗抹在麵包片上,再添上一些手工醬料,醬料有三種,是他用當地水果醃的。鵝肝醬是難以抗拒的誘惑,明知道熱量和膽固醇的罪惡,可就是忍不住一勺勺往麵包上刷。店經理又送上了朗姆酒的set,這家餐廳也以手工釀造朗姆酒為特色。Set是用一張紙印上不同色彩的圓點,每個圓點上放一小杯朗姆酒,每一杯味道都不同,因圓點的色彩而分成系列,由淡轉濃。每杯酒不多,大約一口的量,但算在一起也有十來杯。我和朋友對視一眼,默默開始計算朗姆酒的酒精度,看來晚上得扶牆回去了。

(法式麻婆豆腐)

主菜是「麻婆豆腐」,端上桌來其實是一鍋湯。據說chef非常愛吃中國的麻婆豆腐,憑自己喜好創造了這道菜。他在邊上提醒我們小心辣,我嘗了一口,樂了,完全不辣,當然味道和麻婆豆腐也不沾邊,無非是用豆腐做了一道湯,而且,豆腐估計煮老了,連中國的豆腐羹都談不上。

像這樣老外開的餐廳,暹粒還有許多。我不想繼續嘗試西餐,忍不住搜索起中餐廳。一天吳哥遺跡遊歷實在疲累,回到酒店手指不停滑著手機,最終找到了一家「xx生鮮酒樓」,應該是以新鮮水產為主的餐廳,看著像粵菜,又不是慣常粵菜。粵菜多海味、生鮮或乾貨,注重煲湯,口味清爽,這家的圖片看上去更「接地氣」,菜單中除了魚蝦蟹還有甲魚和蛇卻見不到煲湯,四周充滿浸滿藥材的玻璃瓶。而吃過的客人一片稱贊。我立刻出門叫了輛突突車。

海鮮酒樓在一條主路的巷子里,網上說店主是華人,祖輩在暹粒定居,經營這家餐廳好幾十年了。難怪餐廳里的粵菜都如此古早,估計是先民來暹粒時帶來的粵菜,被時光封存,做法和味道都保留了下來。店不難找,我去時已過了飯點,餐廳沒有客滿,店內會說中文的服務員不多,有個小哥見我是中國人立刻迎上來招呼,他的中文也不標準,他費力地聽,費力地說,努力溝通。我早就研練出點菜心得,比如,菜單上有東星斑和筍殼魚,價格居然差不多,照理我應該點東星斑,可我還是點了筍殼魚。對於這種初次造訪的餐廳,食材新鮮度不好說,點筍殼魚總是保險的,畢竟怎麼做都不會難吃。我選了油淋的做法,清蒸家中也能做。我又點了一隻土雞,網上說可以兩吃,於是我點了一道雞湯,又點了一道清炒。我沒點燒味,店裡的燒味只有燒鴨和叉燒,燒鴨是很容易失敗的菜,鴨子很容易有羶味,叉燒也是易失敗的菜,肉質不好也不行,火候不好會過乾,調味不好則淡,總而言之就是難做。我心想反正不是飯點,不需要點消耗時間等待上桌的菜,於是又加了蝦醬空心菜,飲料和米飯。菜單上有一些菜我挺想嘗試,如白灼蝦、田雞、螃蟹,可轉念又擔心食材的新鮮度……

我玩著手機,等熱菜上桌。店內空調開著,牆上還掛著幾只電扇,嗖嗖冷風吹著挺難受。我挪移著椅子,想調整位子來避開風口。我打量著店裡的環境,邊上另兩桌客人,似乎也坐了好久,可餐桌上依舊空空,包廂里還有一大桌子,已經吃到一半了。還是冷,之前點的冰可樂也不敢喝了,我開始一次次往自己杯子里倒水,那小小的杯子,稍加點水就滿了,熱水入口,還沒怎麼感覺到,熱意就全消了。我有些想讓服務員把電扇關了,又覺得麻煩,忍一忍吧,可菜為什麼還不上桌呢?服務員端菜走過來,卻是送去別桌的,真奇怪,為什麼後廚非要把一桌點的菜一股腦做完才開始做下一桌?半小時過去了,又餓又冷,我有點想走了,服務員似乎感受到我的焦慮,朝我看過來,我剛想問她,她又把眼神移開了。再等等吧。這些菜不難做呀,雞湯從鍋里盛出來熱一下,油淋也就20分鐘吧。終於,在我幾乎絕望時,油淋魚端了上來。用筷子夾下一塊,在醬汁里蘸了蘸。真不錯呀,魚皮松脆,魚肉鮮嫩,絲毫不腥,醬汁也濃郁。看來這家店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油淋魚做起來不容易,要把魚劈開,然後一手提著魚尾,一手拿勺熱油往魚身上淋,熱油一次次淋在魚身上,直到把魚燙熟。淋油時必須注重均衡和全面,不然就會有魚肉夾生。

(油淋筍殼魚)

我飛速下筷,而我的第二道菜還沒有上桌。吃兩口米飯,喝兩口茶,消耗著時間。空心菜也上桌了,但撐不了多久,我又陷入了等待。等待總有個盡頭,眼前的盤子空了,碗里的米飯沒了,茶也喝不出茶味了,我決定買單走人,雞湯恰好端了上來,還有一盤清炒雞塊。我迅速盛了碗雞湯,期望以一碗熱湯的溫暖來驅散空調加風扇的寒意,可這湯未免太寡淡了,像雞汆了熱水後端上桌。雞塊也沒燒熟。此時,我的怒意已到達極限,找服務員理論。老闆娘不知從哪兒冒出來,連連打招呼,中文說得很好,她的理由是今天接了幾百人的團餐,廚房忙得焦頭爛額,雞也是活殺的,所以湯燉煮的時間不夠。我心中嘀咕,可遠在異鄉,身為過客,不必較真。

可是,奇妙又丟臉的事發生了。接下來的一天,我總是在回味那道油淋魚。那魚確實好吃,特別是松脆的魚皮蘸上醬料,往嘴裡一塞,不需要用牙齒,就那麼一抿,美味四溢。越想越饞,越饞越想再次擁有,我開始給餐廳的怠慢找藉口,也開始為自己再次光顧找理由。心裡糾結著,第二天晚上,我還是挪著步子去了。這不就像暹粒嗎,一遭遊歷之後,總有許多槽點想吐,可暹粒也同時在心裡埋下了奇妙的種子,總會生起再回去看看的念頭。

進門前,我從遠處往店裡打量,老闆娘坐在櫃台玩電腦,應該不至於發現我。可服務員還是那幾個,我從兜里掏出棒球帽戴在頭上,掩耳盜鈴地偽裝了一下就往店裡走,也不招呼會中文的店員,對著餐單指了幾道預先盤算好的菜。其中當然有油淋魚,只是這次我點了東星斑。默默等待,魚上桌,迅速夾一口塞在嘴裡,終於感受到了鮮嫩的美味——我就像個戒煙多日的老煙槍終於抽上了煙,心裡的空洞瞬間被填滿了












Contacts and information

Social networks

Most popular categories

Ainfo Media 資訊傳媒

Copyright © 2012 Ainfo Media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